1999-2019  珠海市广诚表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42208号-1   

关注我们:

客服热线:

400-779-2838

(周一至周日   /   9:00-19:00)

这个男人曾经击垮了瑞士制表业,如今却默默消失了。

【摘要】:
前段时间,大家都被老佛爷刷屏,却不知道一位在制表界鼎足轻重的人物也几乎在同一时期去世,那就是——中村恒也。

 

前段时间,大家都被老佛爷刷屏,却不知道一位在制表界鼎足轻重的人物也几乎在同一时期去世,那就是——中村恒也。

 

中村恒也

 

中村恒也是一位来自日本的著名制表师,一手缔造了精工在现代制表业的辉煌,也是对20世纪钟表业影响最大的人物之一。在二月初,他的葬礼在日本长野县举行。我们想借此机会,回顾一下这个制表巨子的一生,从此处也可以一窥精工乃至世界钟表在20世纪发展的种种波澜。

 

 

中村恒也出生于1923年3月8日,在上世纪40年代加入精工旗下的两大工厂之一——第二精工舍没过多久,他又被调到精工旗下的另一个制表工厂——诹访精工舍。在此过程中,一直默默无闻。

 

诹访精工舍老照片

 

到了20世纪50年代,日本成为了一片废墟,经济陷于停滞,包括精工在内的钟表品牌也受到牵连,一蹶不振。但中村恒也在这万马齐喑的时刻很快展现出了他的制表天赋:1956年,他制作出全新的Marvel系列腕表,其搭载的Marvel机芯令手表的精度获得了质的提升,在此后数年日本国内举办的钟表竞赛中连续霸榜。凭借Marvel系列,精工成功地咸鱼翻身,开始了品牌的崛起之路。

 

早期的精工Marvel系列,注意名字与钢铁侠无关

 

到了1959年,中村恒也再接再厉,推出了搭载“Magic Lever”装置的自动腕表Gyro Marvel。这套装置可以双向上链,将产生的动力充分传送至发条,并增加上链速度。精工将其誉为“现代制表业的重大突破之一”,到了今天仍在使用。

 

 

一系列的成功后,精工开始“膨胀”,最终上马了一个大胆的项目:他们要集结最优秀的一批制表师,创造出世界上最精准,耐用,易读且佩戴舒适的“完美的腕表”,彻底干翻瑞表的垄断。而已经声名鹊起的中村恒也,当然就是领导实施这一项目的不二人选。

 

 

这个野心勃勃的项目很快就出了成果。1960年,中村恒也打造出了一款全新的精工腕表,命名为“Grand Seiko”。在此后的五十多年里,“Grand Seiko”一直是精工的旗舰系列,在世界上极受欢迎。

 

早期的 Grand Seiko

 

当时的这枚“Grand Seiko”,是精工做出的第一只天文台级手表,大三针,搭载3180手动机芯,售价25,000日元,相当于一名专业人士2个月的收入。从此,精工在中高端市场也有了能打的选手。

 

 

中村恒也此时还并不满足,除了继续做“Grand Seiko”这个系列,他还召集了一批顶级工程师投入到石英计时器的研发当中,并在1963年做出了世界上第一个便携式石英钟,参加了当年的纳沙泰尔天文台竞赛,凭借这个钟拿到了第十名。由于名次不算很高,而且以当时的石英技术还只能做钟,没法做表,所以瑞士同行们对这个日本人还没有足够的警觉。

 

 

中村恒也仍在一步一步地稳稳前进。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官方计时品牌是精工。中村恒也借本次奥运会,首次同时使用了石英与机械钟表来计时,使得精确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开启了体育计时的新时代。除此之外,他的团队还在此次奥运会上做了一个小发明,他们在石英钟里面加入了一个打印装置,这个装置可以在钟表计时结束后自动把结果打印出来。当时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似小打小闹的玩意在日后将会影响巨大——1968年,诹访精工舍以此为灵感打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数字打印机EP-101;1975年,如今已享誉世界的爱普生公司成立,其名字“EPSON”的中文意思,正是“EP的儿子”。

 

EP-101

 

纳沙泰尔天文台初试啼声、东京奥运会计时创新……中村恒也逐渐向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但是他还没有达到最大的目标:干翻瑞士表业,做出世界上最好的表。为此,他继续和精工团队一起努力攻关;而面对危机的迫近,瑞士的同行们却没有产生多大的察觉。

 

 

1968年,一鸣惊人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在这一年的纳沙泰尔天文台竞赛中,精工一举包揽走了第二、第四和第八名,而且参赛用的还是机械表。这把逆风翻盘彻底搞蒙了瑞士人,为了不继续丢脸下去,纳沙泰尔天文台比赛干脆直接停办,连本次的获奖名单也是拖到了第二年才羞羞答答地公布。精工看到这边没法玩了,又跑到了隔壁的日内瓦天文台比赛里去挑战高手。日内瓦不得已只有接招,但为了保住颜面,居然使出了一个赖招:允许石英表和机械表共同参赛。这样一来,头三名都被瑞士CEH电子钟表中心的石英表Beta21所包揽,勉强稳住了瑞士制表业龙头老大的位置;而精工送交参赛的机械表只夺走了剩下的4到第10名。但即便这样,也让瑞士人吓尿了。

 

1968年的日内瓦竞赛结果

 

然而,更大的危机还在后面。

 

中村恒也事实上一直秉持着“机械、石英两开花”的研发方针。除了在机械表领域吊打了瑞士人,他们在石英表领域也并未止步。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中村恒也就在大力投入研发石英技术,上文提到的石英钟就是一个重要成果。只是长期以来,有两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制约着石英表的发展,那就是尺寸电力:尺寸一旦小了,电池的能量很快就会耗尽;尺寸不变小,那就永远只能做石英钟而不是石英表。小型化和续航能力,难以兼得。

 

 

时间不等人,眼看瑞士人也在石英表领域发力(上文提到的Beta21就是一大成果),精工的总裁也急了。他给中村恒也下了一道死命令:不管怎么搞,必须要在1970年以前做出世界上第一款实用石英表。为此,他还给中村恒也召集了所有能找到的工程师,一起攻克难关。

 

 

终于,在1969年12月25日,中村恒也和他的团队不负众望,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实用的石英腕表——“Astron”,引发了席卷整个制表界的石英风暴。他使用步进电机解决了长期困扰大家的石英动储问题,并为日后数十年里各大品牌的石英钟表定下了技术标准。这一年,中村恒也46岁,他在制表界的声望由此达到世界顶峰。

 

精工Astron 35SQ

 

接下来发生的石英/机械之争相信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我也就不再介绍了。搞了这一个大手笔之后,中村恒也也慢慢走向了低调,事业重心偏向于以老带新、公益环保上面。他长期服务的诹访精工舍后来演变成了精工爱普生公司,该公司在他的引导下,做了不少环保项目,例如制表技术绿色化、臭氧保护项目、海洋垃圾清理等等,为此他还多次获得了美国环保局颁发的相关奖项。

 

 

1997年,中村恒也被任命为精工爱普生的主席,时年64岁;1994年,71岁的他圆满退休,把所有精力放在了跟教育、科学和音乐有关的公益项目上。

 

 

2018年12月25日,中村恒也以95岁的高龄逝世。于二月的月初下葬于他事业的起点:日本长野县。

 

 

回顾这个钟表界名人的一生,从默默无闻,到凭借GS和东京奥运会崛起,靠石英表一鸣惊人,横扫世界,到最后归于沉寂,他的人生,几乎就是一部活的钟表近代史。仔细体味,相信每个人都能有所收获,有所感悟。衷心地希望,有一天我们中国也能涌现出一个同样出色的天才,希望钟表界之后能赢来更好、更广大的变革。

 

本文来源自万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