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2019  珠海市广诚表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42208号-1   

关注我们:

客服热线:

400-779-2838

(周一至周日   /   9:00-19:00)

IWC/万国

【摘要】:
IWC的创办人是美国波士顿工程师佛罗伦汀·琼斯(FlorentineA.Jones),他在莱茵河畔的厂房中创立了瑞士最早期的机械制表工厂,实现了他的新颖构想━以机械取代部份人工制造出更精确的零件,而後由一流的表师装配成品质超凡的表。从1868年开始,这间瑞士制表厂便一直引领制表工艺的发展,不断为极其复杂精密的制表业创立新标准。万国表素有“高档钟表工程师”之称,专门制造男装腕表。

IWC的创办人是美国波士顿工程师佛罗伦汀·琼斯(Florentine A. Jones),他在莱茵河畔的厂房中创立了瑞士最早期的机械制表工厂,实现了他的新颖构想━以机械取代部份人工制造出更精确的零件,而後由一流的表师装配成品质超凡的表。

从1868年开始,这间瑞士制表厂便一直引领制表工艺的发展,不断为极其复杂精密的制表业创立新标准。万国表素有“高档钟表工程师”之称,专门制造男装腕表。经典的款式加上巧妙的设计,典雅而精致,操作极其简便――这就是闻名遐迩的万国表。

其拥有毋庸置疑的专业制表技术,是生产计时钟表的鼻祖:闻名于世、配备万年历的「达文西腕表系列」是源出于此的计时腕表先驱之一。当然还有首枚「超卓复杂型腕表系列」、超级防磁的「工程师腕表系列」、无惧2000 米水深压力和唯一配备机械水深测量仪的潜水表、专业的IWC 万国表代表作「飞行员腕表系列」,以及同样无可比拟、于1868 年IWC 万国表创立时已经面世的怀表。

表盘上铭刻着“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但这间世界闻名的制表厂却选择在莱茵河畔一个田园小镇建厂,许多人对此感到不解。由于厂址远离瑞士著名的制表中心,再加上万国表公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并不像瑞士公司的名称,使人们对其来历充满好奇。来自波士顿的美国青年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是一位富有开拓精神、远大抱负以及敏锐商业触角的制表大师。在乘船横渡大西洋时,他脑海里已有一套完善计划。他利用现代化的美国生产机器,制造极为精确的怀表机芯,并在当时处于低薪经济时代的瑞士掀起了一场钟表革命。琼斯于1868年在瑞士沙夫豪森创业,成立万国表公司,使当地成为创新精密制表业的摇篮。在距离莱茵瀑布不远的地方,这间新建的制表厂利用水力进行现代化生产。

创始人琼斯的开拓精神、激情抱负,奠定了万国表厂的文化根基。对万国表的工程师而言,钟表本身比精确时间更令人着迷,他们喜欢大胆创新的理念,努力钻研精确度和创新设计,因此,140年来,万国表为钟表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专业制表技术领域,沙夫豪森的创新工艺,令腕表爱好者赞不绝口。万国表独创的腕表包括超卓复杂型腕表系列、达文西腕表系列和葡萄牙腕表系列。飞行员腕表系列、工程师腕表系列和海洋计时腕表系列,则属于传统型腕表。各系列腕表采用运动型/实用型的设计,配上不锈钢或钛金属表壳,最适合爱好运动的人士日常佩戴。

IWC的腕表工程师对创新发明、技术革新和钟表业的重大发展抱有极大热情,成为万国表前进的动力。1885年,这间瑞士东部唯一的制表厂研制出第一款带数字显示的怀表,在全球引起轰动。1889年,各地制表厂展开激烈竞争,力争制造出第一只佩戴在手上的腕表,在此期间,万国表脱颖而出,成为全球制造腕表系列的佼佼者。“建基于沙夫豪森,放眼全球”是万国表恪守的信条,万国表虽地处远离制表中心的小镇,仍稳固占据领导地位。为满足特殊需求而专门制造特殊钟表,一直是瑞士沙夫豪森团队最乐意接受的挑战,如为皇家空军制造的防磁飞行员腕表马克十一,成为业界的传奇,而为海军、铁路公司及潜水员研发的特殊时计,则为万国表赢得 “创新思维发明家”的美誉。

创造世界纪录似乎已成为万国表厂承传的内在动力。超卓复杂型腕表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机械腕表之一,共有659个微型组件。这款腕表的设计精妙复杂,能够制造的钟表制造商屈指可数,而且生产数量有限,每年的产量不会超过50只,因此只有极之少数收藏家才有机会拥有。万国表制造的万年历腕表十分精巧,除更换附送的世纪显示片外,无需再进行其它调整。这款腕表几乎通晓所有闰年,只有2100年、2200年和2300年开首的年份是例外,因为根据格里高利历(Gregorian Calendar)计算,这些年份不属于闰年,因此钟表大师需要为此稍以调整。万国表制造的陀飞轮以钛金属打造,由近100个组件组成,总重量仅为0.296克,刷新了轻薄设计工程的纪录。海洋2000自动型潜水腕表,具有2000抗气压功能;葡萄牙万年历腕表的表盘独具特色,将南北半球的月相盈亏显示无误。

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不仅是传统精密制表工艺的专家,而且还率先使用高科技材料。万国表是第一家将钛金属用于制表业的制表厂,并将由此所开发的技术应用内部生产的表壳。成立至今,万国表在制表工艺培训方面从不懈怠,以确保其制表工艺代代相传。瑞士沙夫豪森厂的400名员工以及遍布于全球的100名员工坚信,精密制表业的传统文化能够获得钟表行家的欣赏。“Probus Scafusia”代表着瑞士沙夫豪森万国表的非凡技术与精湛工艺,钟表的悠久传统将继续发扬光大,世代流传。

工艺特色

自1868年起,IWC所生产的每一只表都登录在手表出厂登录簿中,百馀年来,这些登录簿已集成数大册,这种登录簿是世界仅有的记录簿。旧本以花体字记录合约编号、表壳後的编号、所使用的材质、该表的重量、制表师傅的姓名、完成日期、以及钟表商或购表人的姓名等资料。俄国沙皇斐迪南一世、教宗皮耶斯九世、英国首相邱吉尔....等都曾拥有过一只以上的IWC怀表。

同时自1868年以来,IWC厂所生产的重要备用零件都存放在高高的厨柜里,所以IWC的制表师甚至能够彻底大修最古老的表芯以确保往後许多年该老表仍能精准计时。就因为如此,IWC的表足堪做为未来数代的传家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