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2019  珠海市广诚表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142208号-1   

关注我们:

客服热线:

400-779-2838

(周一至周日   /   9:00-19:00)

没有它,就没有劳力士的今天

【摘要】:
经常玩表的表友,对表冠这个东西应该都很熟悉。实际上,表冠是腕表中最为重要的部件之一,但它的存在却常常被人所忽视,大家似乎普遍都有一种印象:每只腕表的表冠都差不多。

 

 

经常玩表的表友,对表冠这个东西应该都很熟悉。实际上,表冠是腕表中最为重要的部件之一,但它的存在却常常被人所忽视,大家似乎普遍都有一种印象:每只腕表的表冠都差不多。

 

 

 

 

但在历史上可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举个例子来说:劳力士的成功,就与它独一无二的表冠密不可分。劳记的起飞始于1926年取得蚝式表壳专利,而蚝式表壳不可或缺的便是旋入式表冠,这种表冠大大提高了腕表的防水性能,逐渐为劳力士积累了良好的声誉。可以说,没有这枚表冠,就没有劳力士的今天。

 

 

 

 

表冠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是我们与机芯之间唯一的纽带,也是我们使用得最频繁的手表零件,关系着手表的使用和寿命。今天,我们便来聊聊关于表冠的那些事儿。

 

 

表冠的起源

 

 

怀表时代早期,表冠还没有出现,这时人们给钟表上发条的工具是钥匙——你没听错,就是钥匙。

 

 

 

 

那时候的钟表盘面或表背上,至少有一个上链孔洞,当发条动力需要补充时,人们就要把俗称为“钥匙”的工具插进去才能完成上链;而当需要调校时间时,通常的做法是打开面盘护盖,直接用手拨动指针来调时。听起来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在没有表冠的时代,钟表操作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但是,用常理推断也能得知,这样做会给钟表带来很大的伤害,频繁地开盖上链调时还容易进灰尘。万一钥匙丢了,那更是会带来极大的不便。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一代一代的制表师进行了不懈的研究,到了19世纪中期,一个崭新的零件——表冠,终于露出了雏形。

 

 

早期表冠的设计稿

 

 

表冠被发明出来后,逐渐取代了钥匙上链,大大提高了钟表的易用性和耐用性。不过,一开始这个东西还不叫表冠,而是叫“knob”(把手,旋钮)。只因当时人们佩戴的都是怀表,而怀表的“knob”通常是安装在12点钟位置,为了便于操作,上面还会刻印有滚花雕饰,看上去非常像一顶戴在怀表头上的王冠,因此逐渐就被人们称为“表冠”(crown)了。

 

 

朗格怀表的表冠与罗马尼亚女王的王冠对比

 

 

表冠的出现,使人们不再需要频繁地开盖上链调时,极大地增强了钟表的防尘能力。但那个年代,橡胶圈和旋入式后盖还没有被发明出来,钟表的密封性仍然很差,外界的污物还是很容易通过表冠等部件渗漏进去。初步解决这一难题的还是劳力士的创始人汉斯维尔斯多夫,他在20世纪早期创造了著名的蚝式表壳,其中便包含了特殊的旋入式表冠等专利技术,大大提高了钟表的密封性,给钟表世界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事实上这段历史有一定争议,有人认为旋入式表冠早已被发明,汉斯只是将其发扬光大)

 

 

 

 

从那以后,人们就越来越重视表冠的密封性,一方面是因为具备了这样的技术条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随着表壳和表镜等各项零部件的改进,表冠已经成为灰尘、水等各种外界杂质“入侵”表体的唯一通道,怎么样才能“封”住它,成了各大品牌着力解决的问题。

 

 

 

 

针对这一点,人们想出来的办法有很多,包括:增加O形圈的数量,在长度和螺纹上作文章......等等。这些探索还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表冠千篇一律的外形(例如沛纳海和卡地亚蓝气球)。

 

 

沛纳海为增加密封性而设的表冠护桥,如今已成为品牌标识

 

 

因此,表冠看似简单,但是要兼顾到上链调时的易用性以及密闭保护的耐用性并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制表品牌会把表冠制作的工序外包出去,因为要生产一个高质量的表冠确实有难度。

 

 

今天的表冠

 

 

经历了上述各大历史时期的发展,到了今天,表冠的各项技术功能都已经趋于成熟,甚至到了“至矣尽矣,蔑以加矣”的地步,后来者很难再玩出什么花样了。这就导致了一个问题:在表冠上面,各大品牌都在老老实实地因循守旧,创新的脚步似乎停止了。

 

 

 

 

举个例子,像高珀富斯、百达翡丽、De Bethune、FP Journe等高端品牌做出来的手表,与卡西欧、斯沃琪等亲民品牌相比,在表冠上并无多大的差别。唯一的差异,也只是在操作手感和外观打磨等细枝末节上,技术方面的创新是没有的。

 

 

 

 

但是,现在还是有少数品牌,不甘于墨守成规,在表冠上玩出了很多创意,比如Romain Gauthier、雅典表Ressence等。

 

 

 

 

Romain Gauthier在旗下表款Prestige HM和HMS中作了大胆的尝试,将表冠转移到了表背上,虽然看起来与常理相悖,但由于表冠不必再与动力系统呈90度垂直,而是与之处于同一平面,反而更好地起到了保护脆弱零件的作用,减少了损坏的可能性。

 

 

Romain Gauthier

 

 

雅典表则是更近一步,在奇想系列中干脆取消了表冠,而是直接通过表圈来进行上链及调时,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创举。

 

 

雅典奇想

 

 

但制表界没有最大胆,只有更大胆,雅典表的做法还不是最出位的。新兴品牌Ressence同样疯狂,它不但取消了表冠,而且采取了多种超越想象的调时方式。以它旗下的Type 3腕表为例:这只表没有表冠,只需旋转表背即可上链;另外还内置了重力传动系统通过翻转腕表,即可自动进入不同的调校模式,比如表盘朝上便能调节时间和日期;反过来便可以上链等等。奇思妙想,令人叹为观止。

 

 

 

 

但可惜的是,这些令人眼前一亮的创新在如今的时代只是沧海一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大部分的腕表表冠都还是千表一面,来来去去也就是那几种经典样式。即便是以创新和冒险而闻名的高珀富斯等品牌,在表冠的设计上也十分保守。再举个例子,就在今年的日内瓦大赏中,最终入围的195枚参赛时计里,展现出突破性的创意者很少,能在表冠上玩创新的则更少,粗略统计大约还不到10枚,相当于0.5%的比例。这从侧面反映出了当下各大钟表品牌的研发及设计困境。

 

 

 

 

这是属于态度问题还是能力问题呢?在我个人看来,还是以态度问题为主。上文中的几款优秀的创新腕表,有的是出自小众新兴品牌之手,就人才配置和技术水平来说,大公司肯定不会逊色于这些品牌,但他们宁愿把大量资源投资在各种复杂技艺上,也不愿意对百年不变的表冠做一下改变或者突破,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小小的遗憾。

 

 

写在最后

 

 

表冠这个零件虽然不起眼,但它的诞生让钟表世界起了巨大的变化,其影响力已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相信随着技术的进步发展,这个零部件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本文来源自万表网